打油诗

楼主:

京都银枪小霸王,欺男霸女乐得忙,

街人质问爹是谁,孽种遥指李双江。

纨绔四子约女郎,湖北大厦开间房,

黄花闺女死不从,轮番上阵逞霸王。

可怜女子不成样,电话警察求帮忙,

梦鸽得知急如焚,连忙报告李双江。

双江不急又不慌,梦鸽气得乱骂娘,

话说虎毒不食子,怎能看他进牢房。

双江给鸽一耳光,我带绿帽你风光,

你和二楼生天一,你找二楼去帮忙。

2楼:

二楼一听很惊慌,当年只是挠其痒,

连其巨乳都未见,怎会生出此淫狼。

梦鸽天生就放荡,必然另有其人上,

三楼勇敢站出来,天一必定是你郎

3楼:

我是三楼最近忙,惊闻此帖心惊慌;

虽比二楼强一点,也只同过一次房。

梦歌也曾对我讲,家有男人一箩筐;

若问天一谁之子,羞答四楼有情郎。

4楼:

四楼听了很慌张,当年做事很匆忙;

进去只有十二秒,天一怎会是我郎。

梦歌因此嫌弃我,从此把我丢一旁;

五楼快快站出来,不要再做白眼狼。

5楼:

鄙人五楼诚恐惶,往昔干B甚惊慌;

灯红酒绿梦鸽醉,偷情约炮防双江。

金龙探渊一分钟,战力仅比四楼强;

天一怎能是我儿,六楼亦梦鸽情郎。

6楼:

六楼这下着了急,这次实是被冤枉。

虽和梦鸽生一个,去年已经进班房。

当年相好因饥渴,老头实在太糟糠。

要问他爹是哪个,七楼一夜五次郎

7楼:

七楼听闻心慌慌,天一怎能是吾郎。

一夜五次纵骄狂,可是全在后庭忙。

梦鸽娇娘不下床,还要五次继续爽。

听闻此话夜逃亡,丢给八楼忙一旁。

8楼:

八楼一听特紧张,梦鸽虽是曾同窗

当年与她也交往,处女拿了不承让

自从跟了李双江,再没和她磨豆浆

我看九楼倒挺像,与她也曾有几枪

9楼:

九楼闻讯心迷茫, 捂着脑袋拼命想。

十年结发妻一双, 其中确有梦鸽娘。

当年气盛无处放, 识得梦鸽让放枪,

如今在外有一子, 得知此事乐断肠。

听闻在外惹祸事, 眉头深锁愁心上。

若非当年不知情, 教育小儿无担当。

做人应该行端正, 人间正道是沧桑。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xingshetianxia.com/archives/2807.html | 行摄天下

该日志由 行摄天下 于2013年06月29日发表在 经典笑话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打油诗 | 行摄天下
关键字: ,

打油诗: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