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喝酒嫖嫖娼—–生活的全部(节选)

一诺甚是无奈的坐在华强北女人世界名店旁边的木椅上,习惯性的掏出一支烟点上,长长的吸了一口.然后刻意很悠长的吐出一长串一长串的烟,如此反复.。。。。

对面的过道上有个流浪歌手在唱着听不清歌词的情歌.很是卖命的唱完一曲后甚至没有听到一丁点掌声,一诺为他的这种执着感动了一下,同时为了表示自己也认真地听了他唱的歌.一诺还是很慷慨地鼓了一下掌,因为一诺觉得这也是对人的一种尊重…..他为自己这种对人的尊重在心里深深地为自己叫了一声好!嘴角挂一丝笑。烟。。。一直在冒!

一支烟很快就吸到了离过滤嘴零点零一公分的地方,于是又掏出一支接上火,同样长长的吸一口,又刻意很悠长的吐出一长串一长串的烟,因为在一诺的心里,他吐出来的是自己的压抑是自己的不得意是自己茫然是自己的不愉快。

就这样反复着,心里就想着怎么样去搞定同济人建筑设计的那个鸡八孙工,刚刚去他办公室本来是为了邦宏地产新办公室装修的空调业务,但是经过一番沟通,一诺觉得这个人做事不露声色城府太深,实在不是一只普通的鸟,原本他一直认为邦宏地产的装修设计及施工都能交给这个孙工一手操办,那他一定有左右邦宏地产经办人的能力.所以一诺才痛下决心决定排除万难一定要先搞定这个孙工,可是刚刚在他办公室的时候,这个孙工除了打几个哈哈以外,并没有表示可以配合一诺操作这一切的意思…..这让做了四年业务的一诺感觉特别失败,但又不好在人家办公室赖着不走,这也不是他做为一个资深业务员的个性,于是他看似高昂灰溜溜的从孙工的办公室走了出来,…..一个月来已经死了不少单子了,现在生意真难做啊.一边抽着烟一边这么想着。。。….十分钟后,一诺拿起电话用很“真诚”的声音给孙工又打了个电话,意思是说刚刚在孙工办公室一些话不方便说,然后就说明了如果孙工能帮自己的话,孙工同样也有高额回报等等…最后说是要约孙工出来吃个饭,,,结果孙工以今天晚上加班到一两点为由拒决了他.

于是一诺挂了电话以后就一直在心里和孙工的妈妈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一遍又一遍地也不觉得累。。。后来一诺就真的觉得孙工就是他的儿子了…。。。想到这里一诺不禁笑了一笑??做了这么多年的业务,他的心态已经很平和了。

生意是做不成了,一诺更是百般无奈了....不知道要去哪里打发一下间.....一下子.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太不美好了.深圳真他妈的不是个好地方.既然这样,干脆也不去想这个事了.。。。。倒是觉得自己真的要放松一下才行。

那个流浪歌手在那边过道很深情的唱起了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但是一点也没有水木年华的味道,仍然只有一诺和少数几个人在鼓掌。这边的过道上,有性感女人走过,拖拉着一对巨乳招摇过市,一诺好担心那两个东西一下子爆破了会伤到周围的人,所以他好想过去帮她扶一下。想着想着,斯人已走过面前,可以很清析的看到裙子里面是一条红色的丁字裤,屁股一摆一摆地好看极了,于是一诺开始想象那丁字裤着里面丰富而又无比简单的内容。。。想着想着,他突然好想去上个厕所,并打算长时间不出来。。。

人群中有三五个人不辞劳苦对来往的人们散发着传单,但是没有几个人接过传单。也许是因为这个地方太阳照不到而且可以免费听歌吧。椅子上坐不下足够多的人,很多人就坐到了对面的花坛边沿,屁股底下垫几张刚刚接过的传单。。。一诺无聊的四处张望着,看着这些人,想着世界上有这么多跟自己一样无聊的人,一下子觉得世界还是蛮公平的,一时好想跪下来对着老天盍几个响头,喊一声感谢苍天。!!!然后痛哭流涕以谢天恩。

一个女孩提着个包在对面花坛边停下来,看样子也是想坐在那里跟周围的人一起无聊,她转过头朝一诺坐的地方看了一眼然后就径直走了过来,一诺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你好,你的包可以拿一下吗,那边太脏了,我不想坐在那里”一诺想:世上笨的女人真是多,街上一抓一大把,那么多发传单的,随便接过来几张不可以坐下了吗。真是个SB啊。

想归想,人家都开了口,一诺只好看一下自己的椅子,这时候一诺才发现自已把业务包放在了椅子的一端,占去了一个人的位置。于是他把包拿过来放在自己的脚下,一边在心里问侯着她的母亲祖母外婆以及祖宗二十八代的女性一边很有礼貌的对她说:

“哦,不好意思,坐吧”一诺的声音是确实很有磁性的那种。

“谢谢你哦”女孩的声音很甜很小总之很好听。

“没事,这也不是我花钱买了放在这里收费的,尽管坐,坐坏了都不要紧”

“呵呵。。。。。。”

一诺用三秒钟的时间看了她一眼,化了个淡妆,很精致的脸,穿白色连衣裙,上面波涛汹涌的样子,也是那种男人看了一眼后,只要肯发挥想象的话,就一定很想去上个厕所并且长时间不出来的女人,至于内裤是什么色的他想看也没好意思往下看,于是就想远了————现在胸大的女人其实也蛮多的,怎么我老婆就那么小呢,哎。。。不知道生了儿子后她的胸有没有变大一点,突然又好想打个电话问一下老婆。。。这么想了一秒钟后觉得自己的命特别苦。。。真是的。。。转而又想,老婆回老家给自己生了个儿子坐完月子过两个月可能就要回来了哦。。。这不是意味着自己要结束短暂的自由更漫长的监禁即将开始了吗?。。。。。烟,这个时候,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抽烟。

长长的吸了一口.然后刻意很悠长的吐出一长串一长串的烟,如此反复.。。。

女孩子看似心事绵绵的样子,就那样坐在哪里听着歌看着来往的人们。。。不知道她是专注于看男人还是女人。

一诺心里还是雷打不动地去想邦宏地产的事,越想就越头痛,也没有打算跟身边这个女孩闲聊天,于是又掏出烟来点上,长长的吸了一口.然后刻意很悠长的吐出一长串一长串的烟,旁边那个女孩轻轻的咳了一声,突然觉得确实也许大概真的有一些不妥当,毕竟是公共场所,于是乎很斯文的对旁边那个她笑着说:

“不好意思呛到你了,我是一级烟民,不抽我会死的,呵呵”很戏虐的说道

“没事,我可以救你的命,但是你有证件吗?”女人的声音是很温和的。

“什么?。。。。”他就想这女人莫非脑子进水了或者有病,问老子要证件。真他妈那个B。

“你不是说你是一级烟民吗?证件呢?”说得很是十分的严肃。

这回轮到一诺不好意思了,没能理解这个女人的意思,在心里为自己的笨抽了自己两个耳光骂了一声“猪”。这跟他心里老是想着生意上的事有关。。。。突然他觉得这个女人蛮有意思的,于是打起了精神打算和她聊一会。。。放松放松。

“不好意思拿出来,其实我只拿了个二级烟民的证,只是我觉得自己已经够上一级了,所以就对别人说是一级。”一诺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很委屈很谦虚又很诚肯和郑重的吹着牛。

一诺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得太有水平了,就在心里默默记下这句话,以后适当的场合可以拿出来用一下搞搞气分。

“哈哈。。。现在竞争压力大,那你要加油听。”女人说话很简短。“竞争压力”都出来了,一诺忍不住开怀一笑,然后及时的补上一句:“我已经报考了‘一级烟民’,我个人有这个实力,相信很快我就是真正的一级了。”一边还故意大口的吸了一口烟,说得一本正经,好像事关个人的前途命运,未来八十年里中国人民有没有饭吃就靠这个所谓一级烟民证了一样。

“我觉得男人的抱负要更大一点。。。。”女孩不屑地看了一眼一诺,好像是说一诺没有抱负,但一诺知道她的意思是说这句看你怎么接)她很快又把目光转移到路边一个捡垃圾的老头子身上。

“我知道,你说的是烟鬼,但是这个位置一直都是冯小刚的。。。。。”他如是回答了女人,同时等着女人接下来的对白。

“小冯抽烟我见过,抽得不分白天黑夜风雨交加。出神入化人神共愤,但是你要不要听我跟你讲长江前浪和后浪的故事?”这句是她坐下来以后说出来的话里字数最多也最有意思的一句。一诺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心想又找到一个神逼蛋侃的人了。

“他入行比我早,底子又厚,祖宗十八代都抽烟,我跟他有差距,也不可能马上让他死在沙滩上”一诺如是回答了女人,同时又等着女孩接下来的对白。

“但是你总得有这个想法,死抱着个一级有什么用,奥斯卡颁奖礼你连个加宾的位置都没有,有什么用呢,既然抽了,就要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长长中国人的志气!!”说得慷慨激昂意气风发外加大义凛然欲死欲活好不痛快。女孩子看一诺一眼。。意味深长似笑非笑。

“哎,,,,做烟鬼是我的最高目标,但是可能还要几年的时间做铺垫,毕竟我才二十七岁未婚没有女朋友湖南人啊”一诺用同样的眼神看了一下那个女人一眼。。。。意味深长似笑非笑。。。

“。。。。。。。。“

忽然她冲着他开怀的笑了,不再那么严肃,笑得很妩媚,笑得花也要谢了,笑得一诺更想上厕所了。

但是一诺没有去上厕所,就这一笑,一诺突然觉得现在可以不用去上厕所了。

一诺用更开怀的笑附和着。。。。同时说道:“逛街累了啊?”又掏出一支烟。

“没有,无聊,乱走,听听歌啊。。。。。我看你都不用再过几年了,你现在就是烟鬼”

一诺点着了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刻意很悠长的吐出一长串一长串的烟。。。。

“哦,真的吗?呵呵。谢谢夸奖”停顿一下突然觉得这个时候不应该再开玩笑,转面很正经的说道:“我十三岁就开始抽了。。没办法”一诺支了一下眼镜。“天气好热啊?”

“今天都发了黄色高温警告了。。。。介不掉啊?。。。”女人从包里拿出一包面纸也揩了一下脸角的汗水。

“可以介掉,我只是介了白沙开始抽好日子,介了好日子又开始抽红双喜”一诺弯下腰系了一下鞋带。

“呵呵,不过抽烟确实不太好,给我也抽一支吧”女人很轻声音的问。。。

一诺笑着看她:“女孩子别抽烟的好吧,嘴巴好臭的。”

她也笑了;‘那倒也是哦,你在这里干嘛啊?”也没有真的抽起烟来。要真抽起烟来了。一诺恐怕早就借故走了,人都有个想法的。平白无故冒出这么个女的,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又找男人要烟抽。让人感觉总是会很怪的。

“我啊,我来这边有事的,本来是想约个人出来吃饭的,但是他没有空”。。。。。。。。

两个人就这样聊开了,得知女人是河北人。叫许畅,八一年生的,大学本科,学外贸专业,现在在罗湖一个船务公司做事。。。。

彼此的对话在一问一答或者单方面的讲述中进行,一诺一直用聆听的神态专注的听着她讲话,但其实他一边在心里想着今天可能真的走桃花运了吧,一边又习惯性的在心理开始想象着和这女孩上床后的种种刺激场面。。。这些念头在一诺的脑海里只是一闪而过,因为女孩的讲述也把他带进了她的生活,他对她的这种没有理由的信任必须要表示应有的尊重。他并不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他也在认真的听她讲话并被打动着。她也确实觉得一诺不至于是在街头专业行骗的人,两个人就没有界限的说起各自感情的事来了。。。。

原来,她是有男朋友的,就在她们公司做业务的,说是以前感情很好的,后来这个男人业务做开了,钱也赚得比她多了,在外面认识的人多了,交际面广了,就经常很晚回家,回家后说话的声音也开始大了,相当长的时间一直到现在,做为一个女人她明显感觉到他变了,他变得不再和她沟通,不再像以前那甜蜜。。。

一诺于是第二次想到了老婆,想老婆是否也和面前这个许畅一样有过这种感觉,自己是不是有些地方做得不好,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她就这样讲着,他就这样听着。。。抽着烟。。。吐着烟。。。。

为了配合她,一诺也把自己活生生的说成了某某大学某某专业的,现在从事销售工作,(其实一诺只是一个不务正业的高中生而已,只是他一直觉得自己不比别人差,所以也从来不会在这些大学生面前自惭形秽。)一诺把工作遇到的一些烦心事及难事也跟她说了一通,然后深深的叹了几口气,说了一句生意不好做之类的话。觉得很闷啊什么的,除了自己已经结婚并生了个儿子以外一股脑全说了一通,感觉就是对她掏了心窝子一样诚肯得不行了,关于个人感情他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自己因为有远大的抱负,暂时不考滤。但是一诺也很坦诚的告诉她之前也谈了一个女朋友,只是因为自己也是做业务的,时间长了,跟那个女朋友越发无法沟通,就分手了。。。。
他想着平时也没有机会跟谁去说这些东西,在朋友亲人面前都不可能说出这些话来,再说跟这条女也不是特别熟,说了就说了吧。说完后他突然觉得无比放松,很舒服的感觉就涌上心头,就问她:

“你觉得找个人说说这些事很舒服吗,我不知道你,反正我觉得很舒服,真的,谢谢你能听我唠叨,呵呵、

“我也是啊,你觉得我是不是有病啊,在大街上找个人说这些”女孩子有点不好意思了。

“没事啊。我们都有病不就全完了吗,想那么多干什么,范伟说的缘分嘛,哈哈。”一诺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开玩笑,转而又问她“你今天不上班啊,好像挺悠闲的样子哦。”

“没有啊。只是这两天因为这些事情烦着呢,想休息几天嘛,在深圳不做事还活得下去啊。”。。。

说着说着,已经八点半了,路上的人少了,更没有人去接那些发传单的人手里的单子了,有个油头粉面的人就冲我走过来。。

“先生你好,。。”递来一个单子我大致上看了一眼,上面写着什么“你对您的收入满意吗。。。还有什么什么高回报什么的”还没等一诺看完,油头粉面的人就说:“你知道美国•#¥基金吗?”

一诺一听他说这个就烦了,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所以干脆一句话封杀了他。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个美国#¥%基金,但是我知道美国科技基金,昨天中央二台报道了,网络传销,打着高回报的晃子骗人,。。。最后金字塔倒了,所有人都被抓了。。。。我也不想了解你这个什么基金了,你到那边去跟人家介绍吧。谢谢”一诺急于把这家伙赶走,继续和眼前这个她聊天。心想着这个小子也真是不懂味。。。。
许畅一直看着一诺笑,他也对她笑‘“赚钱没有那么容易的,我从来不信这种一下子说让人赚很多钱的事”

“你懂得蛮多的哦?你说的那个美国科技基金案我昨天也看了,能操作这些东西的人其实都很聪明的。”

“是吗?我为什么不行”。。。。。。。

这时候两个人发现对面花坛上有几个人拿着照相机在对着他们两个照相,还有反光灯,许畅一下子急了。怪不好意思的样子。

“不会是什么小杂志的记者什么的搞街拍吧?”

一诺冲着她笑得历害,“还偷拍呢!哈哈,,,你太敏感了吧。姐姐”

“你觉得我很老吗/?”许畅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

‘没有,没有了。只是我总不能叫你妹妹是不/虽在你比我小一岁,那多轻浮啊?’一诺把头转过去看了一下后面的厨窗补充道:“他们不是在拍我们,你放心吧。。。。是拍后面厨窗里的时装呢,哈哈“

“哦,我以为他们偷拍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真是的,不过这样子我们坐在这里也不自在啊”她有点害羞。

一诺一时间接不上话了,是啊。坐在这里真的不自在,但是不坐在这里难道各自回家吗,一诺不想回家,至少现在不想,而照相的人越来越多。

“你说这么几件破衣服有什么好拍的,真是的”一诺有点火了。说得也大声音,估计照相的人也能听到。

许畅看了看厨窗的衣服,“你小声音一点,不太好啦”转过身来又对着他说:“不是啊,很高档呢,大品牌。很贵的”。。。。

闪光灯还是在不停的闪,闪得一诺实在按奈不住,“是啊。这么坐着让人家在拍,万一真的哪天把我们的照片挂在上海宾馆十字路口向世人展示,那更不自在哦。。。。”一阵干笑,停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神态,然后稍稍放低一下声音,似乎难以启齿地说道:“这样吧。。。。你看。。。。”然后又不说话了。

一诺感觉到面前这个女孩子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他肯定她一定会问“什么?”或者“怎么了?”,结果一诺猜错了。

许畅说的是:“你说吧。”——————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如果你不急着回家的话,我们一起走一走好不好。。。。你不介意吧?”

她有所顾忌的说“去哪里走啊。。。外面好热的。”

“你怕啊。你觉得我是坏人吗?”一诺用足够让人信任的眼神看着她的眼睛没有回避的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是真的不知道到哪里走,华强北到处都是人”她移开视线,妥协了。
一诺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

“哇,都快九点了,真快”

“是吗,我们聊了很长时间了哦”她也感觉到很惊讶的样子“我很少跟人这么聊天,而且这么放松”。

“外面热,干脆我请你吃个晚饭吧”这种时候一诺有足够的经验去说好每一句话做好每一件事。而且做得理所当然让人无法拒绝。“附近好像有不少餐馆,你是河北人,我是湖南人,不知道你能不能吃一点点辣。”

“我什么都行”??许畅倒是个爽快的人。

一诺突然又想起什么一样,说:“我记得这后面有一个江西菜馆,挺不错的。我们就去那儿吧”

“好。。。”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朝餐馆的方向走去,因为一诺曾经和客户来这里吃过几次,所以很快就找到地方坐下来了。。。

坐下来后,两个人都觉得凉快了许多,因为有空调。只是面对面坐着,似乎又有一种不太自在的感觉,这种感觉连一诺也有,所以一诺也觉得好奇怪。但也没有时间去想原因。。。因为服务员已经过来问他两位的好了。

她再一次说:“你不会觉得我很随便吧?”

“我们两个都很随便不就完了吗?不要想那么多,这是深圳,很自然的,刚认识一起吃个饭也没有什么,还是范伟说的缘分嘛。。。。哈哈,放松一下嘛。”

“不要活得太累了哦,好的,听你的放松一点,我们又没有去杀人是吧。呵呵。”她说"我去洗把脸"说着就向应该有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了.

看着她屁股一摆一摆的走向洗手间,终于发现她穿了一条粉红色的小内裤,一丝不知道是非分之想还是一种极端邪恶的心理占据内心,一诺觉得这种时候应该给最好的朋友老王打个电话.

电话接通.

"王总!!...在哪里打飞机啊...."

???"没什么事,跟老周他们打麻将,是不是没地方吃饭啊.要不要过来...三柄..."

"我跟你说哦.没时间跟你多扯,我在华强北街头聊了一条女,才认识两个多小时,现在叫她一起出来吃饭了,就在上次跟北大医院老李吃的那个江西菜呢...她去洗手间了"

????"好啊江总。,不是真的吧.别让人给骗了哦...八条!!!."八条叫得老大声音了。

"他妈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小莲的事我骗过你吗,皇岗妹的事我骗过吗?...我还怕让她给骗了啊,她骗我什么啊.我人一个鸟一条."

????"哈哈!!!七万!七万!!!那倒也是哦,反正你注意一点就是了,天下没有那么便宜的事啊.实在不行我们一起去笋岗,一百三搞定了...费那么多事干什么."

"妈的,我可以不当畜牲时候绝对不做畜牲,哥哥,那没劲啊.话都不陪你说,脱了裤子就直接来了,完了给钱走人,水都不给倒一杯,躺下来想抽根烟再走.人家还说有人在排队呢,有什么意思啊"一诺一口气说了一通,又想起这是公共声所,就把声音放低了一点。

???"你这小子,老婆不在你就疯了啊你,...逮住你了,杠啊....别搞出事来,你别忘了你做爸爸了"

一诺心里咚了一下,一边跟老王说着一边看洗手间方向,她已经洗完脸出来.于是压低了声音:"她出来了,不跟你说了,今天晚上肯定有戏了,明天完事后给你电话...88!!"也不等人家说话,就挂了电话,她已经走到面前:

"有约会啊?"

"没有,一个朋友说要叫我去宝安南路吃斋菜,不是最近大家运气都不是很好么,信信佛."他又开始乱扯了,说谎不用打草稿也是一诺的特长之一。

她笑道:"你不去啊...哦,我知道了,你说的天地大厦那个静颐茶餐吧?"

一诺觉得很奇怪:"是啊七楼。。。你也知道那里啊.去吃过?也信那个佛?..."
女人一边看着菜单,一边说:"去过一两次,也是听朋友说的...不过也没什么好吃的?"

"是啊.第一次朋友叫我过去时,我不知道那是吃素的,直接向服务小姐叫红烧肉了...."

银铃一样清脆的笑声:"你真是神仙啊...你怎么不直接要头烤乳猪啊.?..."
"可不是嘛,我朋友都笑我啊,说什么那里是吃斋菜的,还好我只是叫红烧肉没有跟人家服务员说叫个小姐来陪酒啊...哈哈"说罢一诺自己都觉得很好笑.就大笑起来了.

她也笑了,笑的很开心:"那你怎么跟人家说啊....?看样子你的朋友都是土匪来的.哈哈."

一诺一本正经的说:"你不能这么说我的朋友,你说我的朋友就等于在说我,你知道么,你不要误会,我们都是做业务的,我们不是土匪,我们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个流氓.!!"然后话又说回来:"他们说还好我没叫小姐来陪酒嘛。,我就说了:‘罪过罪过.佛门禁地,怎么来了我们这么一帮子流氓啊’...然后我们大家都在胸前画十字...哈哈."

她简直就快笑得背过气去了:"你们...你们,哈,你们没有再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啊?"

"有啊,我第一个开口的,说了句南无阿弥陀佛真主保佑阿拉神灯,最后阿门一下在胸前再度画了个十字架,然后说道'佛祖原谅我这些垃圾兄弟吧,他们未成年不懂事,'还顺便问了佛祖个一个问题"一诺还是煞有介事的讲着.

"什么问题啊?..."她似乎很想知道这个问题,急不可待.

"我对着大堂中的佛祖像说,"老大,你怎么不吃肉啊?这样会营养不良的."一诺说得嘴角都流口水了...拿个餐纸揩了一下..接着说:"还有,你怎么可以做到不要女人的..你没有欲望么?"

她一下子觉得很窘迫,便还是极尽开情的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样,一诺趁着这个机会对着她说:

".你..有没有?"

她更加窘迫的样子:"点菜!"

一诺掏出一支烟点上,他在吐出第三个烟圈时候她又忽然说:"我不是佛,我是人"
"是啊,大家都是人么,哈哈!是不是说得过了一点?"一诺也大不好意思的邦她洗着餐具,并给她倒了一杯茶水.

"谢谢,没有啊.只是你突然问我,我不知道怎么说啊..我是个女孩子嘛...不像你们男人在一起什么都直说是不...那你呢?"这个女人把求踢回给了一诺.
一诺吸了几口烟,说道:"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你说有没有?".......
电话响起,一诺一看,来电显示"未知号码",心里想着是不是老婆在家里用公用电话打过来的,那种公话打过来是不会显示号码的,要真的是她打来就不方便了....

一诺有一个习惯,只要是老婆打来的电话,他都一定会第一时间接听并大声的叫一声"老婆啊!...",就像他每次在外和朋友吃饭喝酒叫鸡一样,只要她的电话来,她不管旁边是什么情况,一定会接了电话叫一声"老婆啊?..."然后告诉她现在自己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等等.这也是为了告诉他老婆自己没有在做坏事,也没有在和小情人约会,所以才很坦然叫一声老婆.其实每次这样他的心里都不是坦然的...这么想着就对旁边的她说道:"这太吵了,我接个电话去"于是拿着电话跑到餐馆外面去了,一接通原来是建明打来的,他前两天去了苏州,一听是他的声音,一诺就直接一边讲电话一边回坐位上坐下来了,并用一口家乡话和建明聊着,一会儿一诺对着电话说:"我现在跟女朋友在吃饭呢,先挂了吧.

"......."
"真的,你走了后才确定的关系,也二十七了,该找个女朋友了是不?"
".........."
"你也快点找啊...哈哈.."
"........."
"不要天天去福建城,我们都是高学历的人,怎么能老是去那种地方呢,是不"
"................."
"哈哈,好了,换了手机告诉我,挂了,她不高兴了!"挂了电话.

"我是你女朋友吗?...."许畅居然这么问.

"只是一种被我理想化了的虚拟,刚是一个同学打来的电话,他也没有女朋友,想刺激一下他,你别介意哦...."一诺觉得自己并没有说错话也并没有占人家的便宜一样地说.

"跟你聊天真的有一种放松的感觉哦.真的....你说的福建城是什么地方?"女人突然又说这么一句.

"现在是下班时间,应该放松的.你想累死就跟我讨论一下国计民生的事就别放松罗...."然后又觉得福建城这个东西不好跟他说清楚....不管她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又必须说..停了一会儿:"福建城吧...就是那种专门给男人按摩让男人放松的地方..."一诺特别把按摩两个字说得很重,忽而觉得自己的说法很得体.

"你是不是经常去放松啊?"许畅反过来看着一诺这么问着.一诺一下子倒没有应过来,根本没有想到她会有此一问,但为了表示自己的坦诚,他还是硬着头皮说:
"..这个..我做事做人很累很累的..真的....有时候也会去放松一下...但不会一个人去,都是几个同样单身的朋友....因为我也是男人嘛..."见她没有说话,一诺就接着说:"我不是个好人,是吧?"

"我没有这种感觉啊.我不跟坏男人一起吃饭的,有些东西是很正常的,你觉得我是农妇么?会那么小心眼,那么保守那么陈腐么?我觉得不做伤害人的事就行了.你又没有伤害人,是不?"她一下子说这么多,一诺倒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的不简单,在心里也更喜欢这样的女人了.想到伤害二字,一诺倒觉得自己真的没有伤害过自己的老婆,只是很久以前伤害过另外一个女人,但是都已经过去了.至少在深圳,他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除了自己.

"你说得很对....放松,还是那句话,我们都要放松一点."一诺没有话说,只好说这句.些时些刻确实也没有什么好再说的了.

于是两人就真的放松了,点了三四个菜。

面对眼前这个女孩,一诺想起了她,还想起了她,想起了她,又想起了她,同时想起了她,她,她,以及她。很多次,自己也不是跟现在一样和她,她,她,还有她,她,她,以及她这样对坐着在一起吃饭或者喝着饮料说着一些已经忘却的话么?最后,一诺第三次想起了远在老家为他带儿子的老婆。。。。老婆不在其实他不怎么想她,他反倒觉得自己自由了许多,至于生理上的一些事他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去解决好.他只是想着自己的儿子。期望早一点见到他。。。去爱他去逗他去培养他.‘老婆生孩子一定很不容易吧,应该不会是像母鸡生个鸡蛋一样那么轻松吧。。。。。’一诺就一边为眼前的她夹着菜一边喝着杯子里的酒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忽然有一种对不起老婆的奇怪的想法涌上心头,从传统的定义上讲,他曾经做过对不起老婆的事,但是从心灵上讲,他是绝对对得起他老婆的,他也知道自己的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多次跟人说自己的老婆是一个很好的老婆。他自认为对老婆已经足够的很好了。‘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啊,跟朋友一起吃个饭没事吧?我不会喜欢上现在这条女的,今天不会和以前一样了吧?’这么想着这么反问着自己的良心,忽然又觉得心安理得了,为了抑制这种想法不至于让自己分心,他倒了两杯酒叫上她:

“来为我们的认识喝一个吧!”

她喝了一小半杯,他喝了一杯,再倒上,吃菜。继续说着一些彼此的事,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彼此也没有太多去分明,因为这种时候,面对这样的人,真和假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谁都不用为自己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负责,也不会有人要让你为你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去负责!真和假能代表什么呢?只要开心就好了,难道不是吗,特别是在深圳这样的城市.放松一点!一诺这样告诉自己.

一诺忽然感慨了一下,这就是深圳啊,又想起了幕蓉雪村写的《天堂向左,深圳往右》,记得里面的主人公肖然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深圳不是好地方。。。。一瓶酒喝下去,又叫来一瓶,一诺脑子里乱七八糟了,想着肖然为什么会说深圳不是个好地方呢。深圳不很好的么?。。。。两个人喝了四瓶子啤酒,一诺一个人大概喝了三瓶子,她喝了差不多一瓶...看得出来,她有一点微醉了,醉得很谜人,眼睛还是那么明亮,嘴唇还是那么闪亮中带一点红,一动一动的小口的吃着菜,吃完一口嘴巴就抿一下,然后用纸巾揩一下,很可爱很可爱很可爱,他好想凑过自己的嘴巴贴近她的双唇去亲一下她....一诺以为自己已经醉了。她好像发现他在看着她,但是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你怎么不吃啊..."夹了一块很大的肉放在一诺的碗里:"不要老是抽烟,酒也少喝一点,看你那么瘦,多吃点肉吧!深圳每年都会刮几次台风的."

一诺感觉到一种似曾有过但又是很久没有过的关爱...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受用,好像有一种想哭泣的感觉,内心无比的感动,就更想冲过去抱着她狂吻一阵放肆去爱她以更直接的方式去关爱她了.但是嘴里还是很冷静的说:

"压力大,吃什么也胖不起来的"她又开始了沉默不再说什么.一诺吃完那块肉,接着说:

"你是个很聪明又很漂亮的女人哦...很多人都会喜欢你的,他真不懂得珍惜"说完这句后一诺也不再说什么了。。。

第一,一诺说完这句话后反过来问自己,自己难就是一个懂得去珍惜的人么?第二:自己被人珍惜过吗?所以他也不再说什么.良久的沉默中一诺只做两件事:抽烟和喝酒

而许畅也只做两件事:吃菜和揩嘴巴
也许她也在想着同样的问题吧.

"你会不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她突然问道,用眼睛直直的看着一诺.
"喜欢.而且很喜欢"一诺吸了一口烟,说得斩金接铁,觉得应该再补充一点就又说道:"但是我不会让你做我的老婆..."说罢冲着她笑。。。。也是很有深意的那种笑。

"为什么,你不觉得这很矛盾吗?....现在只是一种假设哦.因为我们刚认识,你这么肯定不会娶我这种人做老婆吗?"许畅还是看着他。

"真的.我很确定.因为你太聪明了,两个聪明的人是不能在一起的.我想你现在的他也是个聪明的人.所以造成有这么多你不开心的事.你不觉得女人笨一点也许会更好一点吗.?但是我还是只跟你说一句话_放松一点!"说完这句话,一诺又鬼使神差的想起自己的的老婆,自己的老婆是笨女人还是聪明的女人呢.他这么问着自己,然后又给了自己一个答案;我老婆该聪明的时候就很聪明,该笨的时候很笨...而后一想一下确实也是这样,于是为自己有这么一个老婆独自喝了一杯.脸微红了..心猿意马了起来.

"我们不要说这些了好吗?"她似乎不想再说这些无聊的事

"好啊....."一诺又开始发挥他的特长让她笑得死去活来,极尽放松后气分也一下子更轻松了许多,两个人好像已经是认识了五年以上的老朋友...
..............
一餐饭吃下来已经十点半点了...一百八十八块,好吉利的数字啊,一诺买完单跟她一起走出店门口....
"现在凉快了,我们走一走吧"一诺很相信她一定不会拒绝.所以很放松的说出了这一句.
"好啊,去哪里呢?"
"中心公园...."
他拉起她的手,她并没有拒绝,她的手很细,十分无力的靠在一诺瘦而有力的手指中间.他有意无意的忽紧忽松的牵着她的手,拇指轻轻的在她的手背上摩挲着.一诺心中再一次想起那个算命的跟他说的一句话,

"你命带桃花,。。。。。。。。。。"就这一点,其它得也想不起来了。
他为自己有这样的运气担心过.但至少现在他是开心的...所以他也不去想那么多了.只是他仍然在嘲笑着这个世界嘲笑着世界上的男女__两个陌生男女之间的牵手来得如此简单,全然已经没有读书时候那种可望不可及的感觉,想到这,不免冷笑出声.

她捏了一下他的手,很敏感的问:"你笑什么嘛?

"我在笑缘分!!....."
两个人相视而笑,她补充道:"我原来不相信,现在相信"

"不是吧.我一直相信,哎,原来这里不是封起来的,现在怎么没有路进去了哦?'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公园门口,但是以前的路已经被封起来了,一时间找不到进去的地方.一诺感觉到很怪。

"你是不是经常像现在一样带女孩子来啊?..看你这么熟的样子...."她冲着她撒开了娇

"没有啊.我是做业务的,有时候累了,肯定找地方休息是不,经常到公园里睡觉的."一诺说的倒是真的.要不然他也不会知道门开在哪儿了.

...."那边还有个门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两个人就这样牵着手不紧不慢的走着,他还是有意无意的忽紧忽松的牵着她的手,母指轻轻的在她的手背上摩挲着.待来到公园里,发现好多对男男女女都在黑暗里斯磨着甜蜜着痛快并难受着...不时发出不知道是快乐还是痛苦的呻呤....
一诺也找了个没有人并且很黑暗的地方,从包里拿出今天买的还没有时间去看的报纸垫到地上.她坐下.他很自然的坐在她的后面,双手搂着她的腰,让她靠着......

"这样不太好吧.....'她小声的说道...

一诺把头从后面靠近她的肩,轻轻的摩挲,用带着酒味和烟味的嘴巴在他的脖子上亲着,闻着她的发香,然后很放松的慢慢的说道:"放松一点...你不觉得累吗?...好好休息一下吧。"她不再言语...任凭一诺这样抱着.这样斯磨着...

他就这么抱着她,她就这么让他抱着,他就这么斯磨着她.她就这样让他斯磨着...都没有说话....一诺感觉到自己的一种冲动慢慢地顶住了她的后腰,相信她也有感觉到....她稍微前倾了一下子...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他的手在她的腰间游走,慢慢地,慢慢地,他的手又在她的胸前游走着...好大的奶子......好有弹性,,,他就这样捏着,搓揉着...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脖子不听使唤似的往后仰着,微闭着双眼..仿佛呼吸困难到了极点即将死去...这时候一诺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是个流氓了....他用手把她的头用手转过来,转过来...慢慢的转过来...她没有反抗....因为她无力去反抗...她太累了....他也太累了...他们都要放松一下了.
黑暗里,他们听到了彼此急促的呼吸声....啊...啊...啊...极小的悠长的惬意的声音....一诺的手邪恶地伸向了她的下身...在内裤之外准确的找到那个应该抚摸的地方.这一切他太熟了...然后他的食指在外面上下的磨着....见并没有招至反抗并直接脱下他的内裤,一只手番饼似的来回折腾着她那个杂草丛生的地方...  一瞬间世界变得滋润,万物开始生长.一种较前更为强烈的力量顶住她的腰...春风化丝雨...世界如此美好...仿佛只要有这一片刻放松人人都宁愿马上死去.....
"我要你.....   "她轻轻的对一诺说.而一诺已经眩晕了..用同样微弱的声音对他说:"我也是......"]
他把她平放在铺了报纸的草地上,扯下了她的内裤...一诺没有去看它是什么色.因为他已经知道是粉红色了.现在也没有时间去管这个了,手还是在不停的折腾...所到之处已经黄河泛难....仿佛即将决堤,他膝盖支地然后把他的坚强注入了她的体内并强有力的来回有节奏地冲击着她的肉体和心灵.....
些时一诺全然忘记了宏邦地产,忘记了他的搭挡.忘记了他的朋友他的客户.忘记了小莲,忘记了快乐天使.忘记了自己的老婆和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忘记了一切..所有开心和不开心的....痛苦的和美好的。
"放松了吗...?"一诺一边做着机械性的运动一边不忘问身下的她.
"好放松哦...好舒服...啊..."她一边抱紧他的脖子一边狂吻着一诺一边哼哼啊啊一边腰枝乱摆压抑的叫着....而一诺更加卖命的耕作着那一方小小的土地.......他让自己舒服与放松的同时一定也记得要给身下的她足够的舒服与放松....他相信自己可以让她放松...
良久.一切都已经结束....但又似乎还未平静...两个都已经是大汗淋漓但两个都默默无语若有所思的瘫躺在草地上...面对面...
她亲了一下他."你觉得我很坏吗...?"
"你今天问了好多次了...不要问我你坏不坏.我只问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舒服了吗/放松了吗?"严然一个老公对老婆的训斥.
她用力的扯了一下他的那个万恶之根_"你的好长哦..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很舒服..."忽面又好像想起什么可怕的事:"会不会有了啊.."
"不会的.我不是神枪手,你要不放心。一会儿我陪你去药店买药"一诺现在可以很大声不用刻意轻声纯情的跟她说话了,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你们男人怎么都这样啊.!!!....."特别生气,可以看得出来..确实.
"那你打算生孩子啊...呵呵...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还不打算做爸爸啊..呵呵..."这个时候一诺觉得自己口气不太好,怕伤到了她,也不忘改掉他喜欢开玩笑的作风.
"药要买.但是我今天晚上不想回家了....我也不想在这里...我还要你陪我....."女人这么一说,一诺倒是来劲了.心想这女人真是骚包哦...放得开了哦.反而觉得她之所以这么骚包还不全因为自己够骚包..想着想着就对她说:
"你可以不回家吗?"
"当然可以啊.现在谁管得了谁 啊?.."是啊.现在谁管得了谁,谁用对谁负责任啊.世界在变.我们一定要跟着变.要不然就落后了.一诺独自思量着也不忘说一句:
"那好.去我住的地方好吗?"一诺说
"好!......."头就靠了过来.咬了一诺一口.扯也扯不开.粘住了.
两个人像多少年的夫妇一样手拉着手无比幸福的在振华路打了个车去到一诺住的民乐村....在车上她一直都是趴在他的腿上的,一只手还在那里有意思无意的挑逗着一诺...一诺想这个女人一瓶酒就搞成这样....哎...下车后一诺让她在路边等一下.自己却去一个药店买了点避孕药,再买了一盒十二只装的罗纹形的杜雷丝....看了一眼心里就着摸开了;'今天晚上不可能全用完了吧.我没有那么牛哦...'
回到她站立的地方,他倒并没有直接把她带回家,一诺的原则是绝对不会把任何一种女人和任何一个女人带回家的,笑着冲着她说:"我家也是和人合租的,地方也小,刚打电话给那个兄弟了.他说他带了个女朋友回家.我觉得不方便,我们就在这里找个地方吧."
她似乎有点不情愿,但又没有办法.想一下也是,来都来了,什么事都跟人家做了,还能有什么不愿意的嘛.一诺就带着他去了上次和小莲开房的聚豪宾馆.但是前两天这个地方着火烧死两个人已经停业整顿了.没有办法他又带着她转了一圈最后在一个招待所住也下来...
来到空调房里.舒服了很多,身上的汗水实在让人不舒服,一诺把门关好后,就一边脱衣服一边对她说:
"快冲一下吧.太热了,汗水都把衣服搞臭了,你这个臭女人!我不喜欢臭女人的."一诺打开电视机把声音开得很大...她也不问为什么.
一诺这么一说,她也觉得怪难受的,本来就是,天气这么热,在公园里再一折腾,哪里还受得了这个热哦,一寻思刚在公园里跟他的关系都已经这样了,也不顾及什么男女有别了害什么臊了,都是成年人,也就把裙子乳罩内裤全脱光了...一起走进冲凉房...
一诺一边看着他的身体发呆一边胡乱的往自己身上浇着水....还一边用手帮她全身上下的搓着搓着...与其说是搓澡,不如直接说是在抚摸她的全身....包括那一亩二分地,两个人紧贴在一起,因为有水在冲着完全没有了公园里的那种燥热,舒服..舒服极了..她也帮他搓着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地方,最后一只手停留在他身体最重要的那个位置,用手上下折腾着.....一诺不禁哇哇乱叫了几声,忽而又打了个冷颤,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之后她把花洒丢给一诺自己却府下身子用嘴巴很用心用力地亲吻着他的重要部位......这女人真是疯了。。。。于是一诺的哇哇声音更大了...一边用手抚摸着她的头一边决定要展示一个更坚强有力的自己给她....结果他做到了.....他一把把她抱起扔到床上....整个身体压了上去,发疯似的互相啃着吸着咬着嚼着....然后就做他们该做的事了....电视里不知道在放些什么,只知道声音特别的大,床上的声音差一点就高过电视的声音,所以一诺又把电视的声音开大了两个点,,一次...冲凉....一诺点一支烟,长长的吸了一口.然后刻意很悠长的吐出一长串一长串的烟,如此反复.。。。。
"你觉得放松了吗?"许畅问
"从来都没有过的放松...."一诺长长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刻意很悠长的吐出一长串一长串的烟,如此反复.。。。。
"你喜欢我这种女人吗.我指的不是我的身体."她用她超大的奶子放在他的嘴角问道.
一诺忍不住轻咬了一下:"很喜欢...你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我已经说过一次了.但是有时候还是笨一点好,比如你要是笨一点就会问我你刚问我的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已经这个样子躺在这里你再来问我喜不喜欢你,你不觉得你已经学会如何去笨了吗?"
她便又压了上来,咬着他,撕着他,折磨着他,:"我也挺喜欢你这种人的.你也很聪明哦。"
他终受不了这种折磨再一次冲动后就活生生的变成了畜牲.嘴里不停的喘着气说道:"我...是...哪种人?"
"寂寞的男人,聪明的......男人,孤独的男人...啊!..也是个很!.很骚的男人,,哈哈......."似乎已经说不出话来.
"我们是...互相都喜欢对方。.啊。才会在一起骚包的..你...不觉得吗?"
对话因为运动的打断而变成了一种更激烈更讽逛更忘我且更持久的运动!
两次...冲凉....再一次...还是冲凉.
最后两个人彻底死去...赤条条的抱着睡去...电视机还是照样开着...也再没有闲工夫去聊什么天...他们太累了...因为太放松的原故.
夜里一诺做了个梦.梦见老婆带着儿子冲进了这个房间,冷眼看着他和身边的这个女人,什么话也没有说,扯开被子,掏出一把剪刀就把一诺的那一条东西给剪断了....儿子不停地在旁边哭,老婆也在哭...看着自己血淋血淋的下身,知道自己这个地方再也没有什么用处后自己也哭了起来...!一诺吓出一身冷汗醒过来...发现原来只是一个梦...身旁一丝不挂的她已经睡着像个小猪猪....但他心里又想着"这样的事不会变成现实吧?"...转而又不想了...实在太累,上了个厕所后把电视机关了就又躺到床上,习惯性的骂几句自己不是个东西自责了一通也就昏昏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十点多醒来后,又如此反复了几次...直到一诺再也坚强不起来为止....
.外面太阳已经老大老大了.
一诺的手机有几个短信的声音传来,他从裤子的后口袋里掏出手机,他是故意把手机放在这里的.因为他也怕晚上她趁他睡觉后,悄悄去看他的手机号,昨天一诺早就把手机放好,名片已经放在业务包的夹层里了,一般人不会找到的.虽然他他相信许畅她不是那种人。但出于习惯他还是这么做了。
打开手机一看,第一条是老王发来的:"江总,你还活着吧,活着就回个信"这也是朋友和兄弟的一种关心方式.于是他给老王回了个短信:"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死了都不知道多少次,说是死去活来一点都不过分,现在搞一搞又活了过来了,有空再找你去分享,爽呆了"
再看第二条短信,是老婆发来的"老公,你现在在做什么啊,我都快要向我们的儿子投降了,太调皮了,他睫毛长好长了,双眼皮也出来了,奶也吃多了一些.上深圳后你可要洗尿布哦.我现在手都洗洗软了"
许畅也起身了想过来看.一诺起身,删掉短信,假装去厕所拉尿.她就也不好过来看了.也没有问什么.一诺就趁在厕所的时间给老婆发了个短信:"我在公交站等车去一个客户那里呢.天气太热了,..儿子的尿布我肯定会洗的了...放心了,我先上车。.有空我再给你短信哦"发完后关机,然后对着床上的她说;"哦,没电了...公司业务员问我在哪里,说打我电话打不通.我想这房间太封闭没什么信号吧"于是又躺在床上.她就又用手来摸他.
"今天我有事."一诺对许畅说.."我要去白石洲见个重要客户.
她却不管他说什么,一直抱着他."做我老公好不?"
"你们女人怎么都这样啊!..."一诺用搞笑的语气说,然后理了理她的乱发.重复他曾经给她说过的话:"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不会让你做我老婆的.我说过的哦.我怕你.这么历害,我会死的"
"你怎么样都是死路一条了,不抽烟也是死,跟我在一起也是死,你选择哪种?"许畅又压了上来.不过一诺再也没有什么反应.
"你不要给我任何选择好不,我不懂选择的,这个玩笑开了会伤害我的,你不是说只要不伤害人就行了么.现在你没有伤害我,我也没有伤害你,这样大家多好..是不?"起身很忙的样子.穿起衣服来.
她也赤裸的站起来.一诺用十分欣赏的眼光看着她的身体,因为已经无能为力也没有做什么举动.任她把那么美丽的身体用那些布包了起了.一诺心里想着: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跟她的身体接触呢?
"你打个车回家吧.我真的送不了你了.不好意思"一诺抱着她亲了一下.
"没事,我是个独立的人,你方便给个你的名片吗?"她提出这样的要求.也在他的干瘦的脸上亲了一下.
一诺最怕的就是这个要求.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有家室的人,有老婆有孩子,一个月后老婆就要带着儿子来深圳了.要是这个女人一天打电话或者发个短信来让老婆看到听到,结果会怎么样呢?他托住她的脸,告诉她:"真的不方便,我留个座机给你好吗.8356.....!"
"我只是想再见到你....我也不方便把手机告诉你.你知道我还有个他的...那我想你就打这个座机吧"许畅用手机存下了这个号码并重复了念了一次直到一诺确定是对的为止.

.......接着两个人就忙着洗脸刷牙拉尿..一切完毕.
退了房.两个人还是像多少年的夫妇一样手拉着手很幸福地朝有的士的地方走去...叫得一辆出租车后,他把她送到座位上,拍拍她的肩膀,突然觉得舍不得,冲他笑了一下."别活得太累了,适当的时候要放松一点.有空打那个电话,如果我在,应该可以找到我.只是我在的时候确实很少."
出租车司机可不管两个人你长一句我短一句的说.已经开始发动了.//
一诺追了几步想说些什么,\.却终找不到合适的话说...

她把窗子打开,对一诺报以深情的一笑说道:

"我会找你的...放松一点!!!!"

一诺冲她摇着手,看着车和人一起远走,直到消失在他的视线内,一种恍然若失的感觉不知不觉的涌上心头.

一诺站在那里很长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的这些事?然后他也叫来一辆车,他要回家换衣服准备见客户口了,他根本不住在这个地方.一诺很茫然的坐在车里在心里对自己说了句:"他妈的,这种事也有..我也能遇到这种事...哎"又想起刚刚离去的许畅,她会不会在离开后也同样想他呢,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不忘拿起电话给老王打了个电话汇报一下昨天晚上的收获,电话打完后又重归于无边的空虚和寂寞,很是无奈.
只能又对自己说了一句:"想那么多干什么,放松一点!"
是啊,放松一点!放松一点!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xingshetianxia.com/archives/735.html | 行摄天下

该日志由 行摄天下 于2012年04月15日发表在 网络美文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喝喝酒嫖嫖娼—–生活的全部(节选) | 行摄天下
关键字:

喝喝酒嫖嫖娼—–生活的全部(节选):目前有1 条留言

  1. 沙发
    Yong:

    这个小说、好长啊、、、

    2012-04-19 上午 5:47 [回复]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