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药家鑫传

   药家鑫,旧都长安人氏,年方弱冠,就读长安音乐学院。天朝和谐九年十月二十日子时,家鑫驾雪弗兰车撞伤农女张妙。惧张女记其车号以求赔偿,以刀刺张。张呼曰:“莫杀我,家有幼子!”家鑫不听,八刀杀之。随驾车逃离,又撞伤两人。行人大愤,缚送警方,警方释之。越三日,家鑫投案。   

  和谐十年三月二十三日,药案一审。家鑫痛哭曰:一念之差杀人,求免死。药氏律师曰:乃激情杀人,当宽免之。家鑫校友、同学、邻居呈请愿书,为药求情。张妙丈夫怒曰:此皆垃圾,不看。当晚,中央AV邀专家李某,点评药案。李某曰:家鑫八刀杀人,乃学琴动作。随之,各路专家轮番上阵,皆曰药可放不可杀。号称“中国最有良心”之南方某报为首,各家媒体以“死刑残忍,非普世价值”为由,力救家鑫。为受害人鼓与呼者,仅北大教授孔庆东,音乐人高晓松、主持人王刚数人尔。孔庆东痛斥“药无人性、AV丧天良、狗屁专家”, 高晓松高呼“药当被撞死,未死干净补几刀”。

  药案亦诡异也。杀人者死,法常律也。家鑫案发,天下大哗。盖因交通事故,车主或逃或救伤者,则罪只肇事。而家鑫撞人在先,杀人在后,性之恶劣,警方亦称“极其罕见”。然开庭之日,先有法院询旁听之见,日:当参考之。有律师言:以旁听意见为断案参考,法无明据,而旁听五百人,四百为家鑫同学,显失公平。中央AV邀专家李某,称家鑫杀人乃学琴动作,而李某评马加爵杀人,则道“杀人,无关穷苦歧视,当为血案负责,不可因其穷而轻处罚“。评杨佳杀人,则曰”未必定有冤屈理由,其罪愚蠢“。百姓多不服,问:同是杀人,马、杨无从轻之理,家鑫杀人何以便“罪在钢琴”?南方某报,以“死刑非普世价值”为旗帜,力言家鑫不可杀,死刑当废除。然今日死刑尚未废除,家鑫既犯死罪,自当以死担之,其理甚明。废死乃他国之道,中华未必从之。犹如西国不食狗,曰狗为人友,食之太恶。而东方农耕之族,素重牛,西方何以食肉无牛不欢?     

  众恶家鑫,因疑其开豪车,为官富子也,实药之父母,皆常人,非官富。然家鑫杀人后,中央TV播之,南方报纸救之,专家同情之,其背景之莫测,实力之雄厚,虽河北高官李刚子李启铭,杭州富商子胡斌,望尘莫及。昔汉武迁国内富豪实茂陵,豪侠郭解家贫,亦迁。大将军卫青见汉武曰:郭解家贫,不当迁。汉武曰:一平民而得大将军求情,何为贫?乃迁之。不意郭解之事,复见今日。         

  高晓松曰:有法有天时人民奉公守法,无法无天时人民替天行道。太史公曰:法为社会规范,天为公平公正执法之社会环境。有法有天,是为治世盛世,无法无天,则为乱世。家鑫杀人而不死,则人人皆可杀人而无偿命之忧。百年后言之,可曰:乱世之兆,家鑫案也。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xingshetianxia.com/archives/91.html | 行摄天下

该日志由 行摄天下 于2011年10月15日发表在 名人传记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史记.药家鑫传 | 行摄天下
关键字:

史记.药家鑫传: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